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劳力士手表维修位置在哪

日内瓦机场的劳力士专卖店常常有市面上还看不到的新货,所以每次路过我都会进去“混吉”。掌店的Anne已是熟人,虽然我没实际帮衬过,但还是笑脸迎人,看什么都肯拿出来。这次合该有事。我进去问我订的“绿玻璃" Milgauss到了没有,照例付诸厥如。多嘴问句,2008年巴塞尔的新款什么有货,也说暂时还没有,只是可以订。

这下“络住箩柚吊颈”没死矣。我最想买的是白金的 Submariner,然后是红金的 Daytona,于是一个一个型号问。问到后一个,Anne答道仓库里有一只,有人已付定金,不过可以给我看看。我岂没看过哉?垂涎其艳色久矣。但飞机还有很久才起飞,日内瓦机场的 lounge又不是舒适的去处,又同妨一看?便着她拿出来。

一看便难自禁。在巴塞尔是走马观花,灯光又昏暗没把它看清楚,而且单是 Daytona就有好多新款。金粉细针盘的几种,就令自己心旌摇荡。红金 Daytona,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大概就是从来没有过而已,大概就是这种贵金属首次在劳力士的运动表上使用而已。劳力士表定价克己,买回来总不会伤心伤身,所以我买这个品牌的表从不吝惜。红金 Daytona是要拥有的,但并不迫切。
然而细看之下,觉得这款表的红金红的非同凡响一直以来,我把 pink gold、 rose gold以及redgold独一律译作“红金”,因为他们都没有属于自己的那种红。前面的形容词,其实都是 bull shit但劳力士的这一只,分明就是彻头彻尾的“粉红" gold的pink,终于出现了。

无论红黄白金,主要成分都是金。以金做成的合金,总难避免暗暗泛出来的“黄。有些品质不够好的18K白金,几年就黄黄灰灰的了。这几年红金就流行,但总带有一点黄味,即便所谓5N红金也这样。劳力士 Daytona的红金,却有着独具一格的白。白为基调,所谓“粉”的味道才能表露出来,否则就会向“橙”靠拢了。这只表没了“橙”味,益显世家贵气。它的粉红,分明有几番旖旎,分明有几分收敛,与“富豪”的豪气割席分袍。

厚重的表,配黑色的表面。这样的布局使人自然地联想起Day tona中的经典名作aulNewman。 Paul Newman已仙去,这款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表将会更受追捧。红金黑面的 Daytona,有3个红金的计时小针盘,肯定比钢的设计要动人10倍。人们狂炒钢 Daytona,我是不以为然的。而且长远来说我不觉得钢会占上风。有一个好例子,上述的 Paul Newman价值甚高,却远远无法与金的相比。后者的时价,是钢的3倍或以上。
我没法忍受了,只能延下脸来哀求Anne先把这表卖给我。“落定”的客人,只付了1,000瑞士法郎的定金,不够诚意呀我说。叨扰了许久,刚好经理巡店,作主先卖给我。开心得我呀,马上把信用卡掏出来。